無線徐州客戶端
掃一掃 下載

智能制造風生水起,“大熱”背后仍需“冷思考”

來源:2019-10-21

10月19日,2019世界智能制造大會在南京落幕。3天時間里,全球大咖云集,各類新技術、新概念亮相,一時間熱鬧異常。

南京同爾電子科技總經理顧坤作為參展商全程參會,在看展中感嘆行業巨變之余,也心藏憂慮:展會上至少十幾家企業都在做機器人演示,是否有些“同質化”了。

顧坤的擔憂不無道理。記者采訪發現,進一步發展智能制造,實現工業智能化,還需走出誤區,突破一系列瓶頸。

避免同質化,尋求“精益生產”

“現在發展智能制造中,無論是地方政府還是企業,都有同質化或趨同化現象,比如說機器人項目,不少三線城市也在上。”中國科協智能制造學會聯合體秘書長張彥敏憂慮地說,我國現有機器人園區和企業數量非常之多,如果產能全部釋放出來,將遠超中國市場的需求。

企業也有同樣的憂慮。羅克韋爾自動化大中華區總裁石安苦笑說,發展工業智能化,首先要學會“爬”,也就是最基本的自動化跟信息化;然后才能“走”,就是數字化;最后到“跑”——智能化。目前一些企業尚不具備“爬”的能力,要實現跳躍式的發展,最重要的是頂層設計和企業發展路徑要想明白。

世界經濟論壇未來制造委員會主席倪軍認為,目前,傳統企業在智能化轉型中方向性困難來自兩方面:一是生產、管理、人員體系及供應鏈管理比較陳舊;二是面對大量數據無法有效整合。

“在智能制造方面,不趕風頭,抓‘準’抓‘久’,走出自己的路。”徐工集團董事長、黨委書記王民介紹,歐美日等行業龍頭企業國際化率都在50%以上,徐工國際化率只有30%,要更加貼近對中高端客戶的認知、理解以及服務,通過智能化打造服務型制造,彌補國際差距。

在一個產能過剩、同質化嚴重的市場中,如何促進標準化?

“精益生產”概念應運而生,即在一個全生命周期的研發過程中,通過“數字孿生”,把整條產業鏈打通,做更長遠的鋪墊。所謂“數字孿生”,通俗說就是和現實工業生產相對應的數字形式,小到零件大到工廠,都可在系統中進行仿真和模擬。然而,目前中國企業對“精益生產”的認識很有限。數據統計,全中國制造業中非生產人員大概有4000萬人,其中只有2.5萬人左右理解并專注于“精益生產”。

規避“脫實入虛”,關注核心技術

“脫實入虛”成為另一個隱憂。很多專家認為,過去強調“虛”的“智能”,但智能制造的落腳點終歸在“實”的“制造”上,信息技術必須和制造緊密結合起來。

“不要只關注整機、整車、整線,智能制造還是要關注基礎,包括基礎零部件、基礎材料、基礎工藝等。”張彥敏舉例說,“不能數控機床搞出來了,零部件還是買來的,這樣是不能持久的,還是個‘空殼’。”

還有專家提醒,注重系統智能化的同時,也要關注核心技術。

“作為智能制造三大技術之一的傳感技術,既是智能制造的基石,也是中國智造的瓶頸。”中國工程院院士、清華大學副校長尤政說,一個機器人里面,平均要用100多個傳感器,一輛好的汽車里面有200多個傳感器,隨著智造的提檔升級,傳感器小型化、集成化勢在必行,微小型傳感器必將是未來的趨勢。

工業和信息化部裝備司原司長張相木建議:“不要在落后的制造工藝基礎上搞自動化,不要在落后的制造管理基礎上搞信息化,不要在不具備數字化網絡化的基礎上搞智能化。”

切勿“思維固化”,創新應用場景

撥開迷霧,智能制造未來有哪些趨勢,又該如何應勢而為呢?

世界智能制造大會期間,中國科協智能制造學會聯合體發布《智能制造技術路線圖》,據預測,數據驅動、智能決策、人機共融、虛實結合等成為未來智能制造發展的趨勢。

大規模定制、開放式眾包、共享制造、遠程運維……一批新模式、新技術從概念到落地,并將得到更廣泛的應用。帶上VR眼鏡,跟隨提示“選擇您喜歡的車身顏色、內飾”,體驗者頓時“坐”在理想車型中。這是目前汽車行業基于“虛擬現實”場景,主推的用戶個性化定制模式。上汽大通汽車有限公司C2B項目經理邵鑫介紹,去年公司個性化定制汽車銷售約13萬量,預計今年會大幅增長。不久前,“共享工廠”南京合利菲翔數字工廠項目在南京落地。

長春合心科技集團董事長胡天偉介紹,電氣盤柜是電力企業用量很大的配套設備,以前有的電力企業靠自己開生產線生產,有的委托散落在各地的代工廠加工,不僅效率低,標準也難監控。現在通過“共享工廠”,企業可以只做“微笑曲線”兩端的研發和銷售,把制造交給“共享工廠”,效率比傳統制造提升4倍左右。

中國工程院李培根院士提醒,制造企業人士要“思維進化勿固化”,把產品置身于應用場景中。同時,不要因為重視數據而迷信數據,不要迷信自動化、智能化而忽視了智能時代的匠心。

不搞“單兵作戰”,參與智造協同

今年年初,“智能+”一詞首次出現在中國《政府工作報告》中,彰顯了我國發展智能制造的決心。

作為工業大省、制造業強省,江蘇面對智造轉型新機遇,又該如何發力?

國務院發展規劃研究中心研究員李善同認為,當前,江蘇發展制造業擁有基于完整產業體系與配套能力的產業生態優勢、基于人口規模大和消費持續升級的市場優勢、基于創新能力與數字經濟的產業融合優勢等。未來江蘇還需著力增強制造業創新能力,促進綠色制造與新興產業發展。

菲尼克斯電氣已在江蘇扎根多年,集團CTO董事會成員羅蘭德本特建議,江蘇應加速培育智能制造產業集群和隱形冠軍。

“當前,發展智能制造誰也無法單兵作戰。”長三角智能制造協同創新發展聯盟首任輪值主席徐洪海表示,地處中國智能制造第一梯隊的長三角地區,是江蘇的另一個優勢。江蘇有超過50余所高校、科研院所涉足人工智能研究,具有協同發展的基礎和動力。

那么,江蘇如何參與并推動長三角地區未來智能制造協同發展?中國機械工業聯合會執行副會長薛一平建議,除加強政策機制協同外,還需加強產業鏈協同、創新資源協同、人才協同和對外協同。

不過,美好的合作前景背后,長三角地區也存在領軍企業尚缺乏一流國際競爭力、規模以下企業推廣應用的積極性不高、智能制造應用整體仍處于初級階段和集成服務商“輕資產”屬性難以適應產業發展特定需求等問題,亟需未來更良性的機制來一一化解。

來源:交匯點

作者:戚蓓寧

版權聲明:淮海網原創文章,歡迎轉載或者報道,但請注明出處

分享到:
  • 感動 0%
  • 路過 0%
  • 高興 0%
  • 難過 0%
  • 憤怒 0%
  • 無聊 0%
  • 同情 0%
  • 搞笑 0%

相關閱讀

重庆时时基本走势图